会员登录 - 用户注册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 网站地图 今天新闻 !
栏目简介:原标题:宏华数码3专利无效 募资超总资产5亿涉买楼3.5亿补流   杭州宏华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宏华数码”)将于11月25日首发上会,公司此次拟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拟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19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保荐机构为浙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宏华数码此次拟募集资金9.17亿元,其中,5.05亿元用于年产2000套工业数码喷印设备与耗材智能化工厂建设项目,6170万元用于工业数码喷印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3.50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项目。宏华数码2017年现金分红8550.00万元,2018年至2020年1-6月未进行现金分红。  招股书显示,宏华数码募投项目中“年产2000套工业数码喷印设备与耗材智能化工厂建设项目”主体建筑共3栋,其中1栋为配套楼;2栋为生产用楼,包含厂房1、厂房2和仓库1,均采用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建设。该项目选址为杭州市富阳区富春湾新城灵桥镇,属于工业用地,目前已取得编号为“浙(2020)富阳区不动产权第[0003710]号”的土地使用证。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营业收入分别为2.83亿元、4.73亿元、5.91亿元、2.91亿元,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2.80亿元、4.69亿元、5.87亿元、2.90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2.91亿元、4.49亿元、5.64亿元、2.10亿元。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净利润分别为5413.61万元、1.02亿元、1.44亿元、7210.52万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5413.61万元、1.02亿元、1.44亿元、7210.52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275.68万元、1.13亿元、1.08亿元、889.02万元。  宏华数码曾于2012年报送申报稿,拟深交所中小板上市,据其当时发布的申报稿显示,公司2009年至2011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39亿元、1.83亿元、2.53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316.33万元、4111.90万元、5303.31万元。  根据上述数据计算,宏华数码2010年、2011年、2018年、2019年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31.30%、38.12%、67.12%、25.06%,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77.52%、28.97%、87.96%、41.50%;但宏华数码2011年至2017年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1.81%、2.08%。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研发费用分别为2294.71万元、3138.74万元、3787.59万元、1758.99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8.11%、6.64%、6.41%、6.04%;同行业可比公司研发费用率均值分别为5.48%、5.99%、6.88%、6.20%。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销售费用分别为2192.99万元、3254.95万元、4144.06万元、1683.05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7.75%、6.89%、7.01%、5.78%;同行业可比公司销售费用率均值分别为8.42%、8.67%、9.17%、6.21%。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总资产分别为4.29亿元、5.53亿元、7.26亿元、7.87亿元,负债合计分别为1.15亿元、1.34亿元、1.54亿元、1.43亿元。  上述数据可见,宏华数码此次拟募集资金9.17亿元,比今年上半年末总资产高出1.30亿元。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资产负债率(合并)分别为26.69%、24.17%、21.18%、18.14%,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分别为31.41%、29.75%、28.94%、26.23%。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货币资金分别为9262.51万元、1.44亿元、2.16亿元、2.05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29.53%、33.08%、36.03%、32.17%。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货币资金中银行存款分别为9257.86万元、1.43亿元、2.16亿元、1.98亿元,所占比重分别为99.95%、98.94%、99.99%、96.81%。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5991.73万元、8495.20万元、1.11亿元、1.71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3.96%、15.35%、15.36%、21.69%;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6602.08万元、9261.09万元、1.21亿元、1.8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3.34%、19.59%、20.52%、63.64%。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逾期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1037.83万元、2294.14万元、2083.20万元、4021.61万元,占比分别为15.72%、24.77%、17.17%、21.70%。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5.12次、5.96次、5.53次、1.90次,同行业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均值分别为7.15次、6.43次、5.24次、2.14次。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存货余额分别为7921.09万元、9780.31万元、1.21亿元、1.18亿元,存货净值分别为7882.37万元、9636.49万元、1.20亿元、1.16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25.13%、22.09%、20.03%、18.26%。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76次、3.09次、2.97次、1.38次,同行业公司存货周转率均值分别为2.72次、2.43次、2.26次、0.98次。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1.45%、42.44%、45.28%、43.33%,同行业公司综合毛利率均值分别为37.32%、36.13%、33.92%、28.09%。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1.12%、42.20%、44.97%、43.15%,其中,数码喷印设备毛利率分别为38.86%、57.02%、61.53%、65.25%,墨水毛利率分别为44.43%、44.84%、47.36%、46.35%。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数码直喷机销售均价分别为90.44万元/台、92.69万元/台、125.24万元/台、151.76万元/台,数码转印机销售均价分别为75.55万元/台、84.51万元/台、37.31万元/台、31.78万元/台,超高速工业机销售均价分别为252.14万元/台、265.17万元/台、267.36万元/台、604.71万元/台。  宏华数码数码转印机中Model系列、Vega P系列销售单价在2019年出现下降。  2018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Model系列销售单价分别为59.12万元/台、33.81万元/台、29.72万元/台,2017年至2020年1-6月,Vega P系列销售单价分别为75.55万元/台、87.38万元/台、86.87万元/台、130.43万元/台。  招股书显示,宏华数码与杭州赛顺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赛顺”)等公司存在3项专利诉讼事项,涉及专利分别为ZL201210212607.7号专利、ZL201220301461.9号实用新型专利、ZL201020643994.6号实用新型专利。  上述三项专利中,一项于2020年1月10日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宣告全部无效,两项于2020年7月3日被国家知识产权局宣告全部无效,公司已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  招股书显示,涉诉专利“一种带预检测装置的数码喷印系统”(专利号ZL201210212607.7)、“带预检测装置的数码喷印系统”(专利号ZL201220301461.9)涉及产品销售收入占比整体较小,对发行人生产经营整体影响有限。涉诉专利“一种导带式数码喷射印花机”(专利号ZL201020643994.6)的申请日为2010年12月2日,即将于2020年12月2日正常到期,到期后该项专利包含的技术将可自由实施。由于该专利剩余有效期不足1个月,即使于正常到期前被无效,对发行人生产经营实际影响也将十分有限。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6年7月29日,杭州市公安消防支队滨江区大队对宏华数码做出5000.00元的处罚,决定书文号为滨公(消)行罚决字〔2016〕0172号。查明浙江正中保安服务有限公司管理的杭州宏华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消控室未实行24小时值班制度,违反了《浙江省消防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根据《浙江省消防条例》第六十一条,决定给予浙江正中保安服务有限公司罚款人民币伍仟元整的处罚。  2016年8月1日,杭州市公安消防支队滨江区大队对杭州赛洋图像技术有限公司做出3500.00元的处罚,决定书文号为滨公(消)行罚决字〔2016〕0181号。查明杭州赛洋图像技术有限公司地下一层厨房、餐厅内装修工程未进行竣工验收消防备案(于2015年1月竣工),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第五十八条第二款,决定给予杭州赛洋图像技术有限公司罚款人民币叁仟伍佰元整的处罚。  招股书显示,为减少沟通成本,提高经营效率,赛洋技术于2007年将注册地址及经营地址正式搬迁到公司场地。  宏华数码2020年11月16日招股书显示,公司三年共进行了十次股权转让,已履行工商变更程序并向杭州高新开发区(滨江)商务局完成备案。  此外,据宏华数码2012年7月6日申报稿显示,2007年9月,宏华数码第一次股权转让,华联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由深圳市华联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更名)将所持公司1201.3776万股股份计37.438%的股权转让给深圳市华联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每股转让价为3.7081元每股;同时间,红塔创新将所持公司100.2806万股股份计3.125%的股权转让给上海驰波,每股作价以公司截至2006年6月30日每股净资产2.7608元为基础确定。  招股书显示,为进一步确定转让的所持股权的价值,红塔创新委托浙江万邦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以2005年12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对宏华数码的股东全部权益价值进行了资产评估,2012年1月16日,红塔创新做出股东大会决议,认为该次股权转让定价合理,不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没有损害国有股东利益,未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同意该次股权转让,对该次转让无任何异议。  中国经济网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宏华数码,截至发稿,采访邮件暂未收到回复。  纺织数码印花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  宏华数码是一家以数码喷印技术为核心,聚焦纺织数码印花的工业应用,集售前咨询、售中调试、售后服务以及软件支持于一体的纺织数码印花综合解决方案提供商,公司通过为客户提供数码喷印一体化综合解决方案从而实现设备、耗材应用推广,主要产品为数码直喷印花机、数码喷墨转移印花机、超高速工业喷印机及墨水等。  宏华数码无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为金小团,未直接持有公司股份,其通过宁波维鑫间接控制公司20.87%的股权、通过驰波公司间接控制公司16.65%的股权、通过宝鑫数码间接控制公司8.43%的股权,金小团间接控制公司合计45.95%的股权。本次公开发行后,金小团控制公司股份的比例将进一步下滑到34.46%,公司股权较为分散,除金小团控制的股份外,直接持股股东数量7名,持股比例最高股东持有公司18.75%的股份。金小团为中国国籍,无永久境外居留权。  宏华数码此次拟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拟公开发行股票不超过1900万股,占发行后总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保荐机构为浙商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宏华数码此次拟募集资金9.17亿元,实际募集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的净额将投入以下项目:  1。年产2000套工业数码喷印设备与耗材智能化工厂建设项目,项目投资总额5.05亿元,拟投入募集资金金额5.05亿元;2。工业数码喷印技术研发中心建设项目,项目投资总额6170万元,拟投入募集资金金额6170万元;3。补充流动资金项目,项目投资总额3.50亿元,拟投入募集资金金额3.50亿元。  招股书显示,宏华数码募投项目中“年产2000套工业数码喷印设备与耗材智能化工厂建设项目”主体建筑共3栋,其中1栋为配套楼;2栋为生产用楼,包含厂房1、厂房2和仓库1,均采用钢筋混凝土框架结构建设。该项目选址为杭州市富阳区富春湾新城灵桥镇,属于工业用地,目前已取得编号为“浙(2020)富阳区不动产权第[0003710]号”的土地使用证。  宏华数码曾于2012年申报IPO,拟深交所中小板上市,据其当时披露的招股书显示,公司无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  宏华数码曾于2017年现金分红8550.00万元,2018年至2020年1-6月未进行现金分红。  2020年上半年营业收入2.91亿元归母净利润7210.52万元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营业收入分别为2.83亿元、4.73亿元、5.91亿元、2.91亿元,主营业务收入分别为2.80亿元、4.69亿元、5.87亿元、2.90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2.91亿元、4.49亿元、5.64亿元、2.10亿元。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净利润分别为5413.61万元、1.02亿元、1.44亿元、7210.52万元,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分别为5413.61万元、1.02亿元、1.44亿元、7210.52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7275.68万元、1.13亿元、1.08亿元、889.02万元。  宏华数码曾于2012年报送申报稿,拟深交所中小板上市,据其当时发布的申报稿显示,公司2009年至2011年营业收入分别为1.39亿元、1.83亿元、2.53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2316.33万元、4111.90万元、5303.31万元。  根据上述数据计算,宏华数码2010年、2011年、2018年、2019年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31.30%、38.12%、67.12%、25.06%,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77.52%、28.97%、87.96%、41.50%;但宏华数码2011年至2017年营业收入、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1.81%、2.08%。  2020年上半年研发费用率6.04%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研发费用分别为2294.71万元、3138.74万元、3787.59万元、1758.99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8.11%、6.64%、6.41%、6.04%。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研发费用中工资福利费分别为1007.29万元、1186.34万元、1439.57万元、635.22万元,占比分别为43.90%、37.80%、38.01%、36.11%;研发材料费分别为667.21万元、919.20万元、897.77万元、502.09万元。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同行业可比公司研发费用率均值分别为5.48%、5.99%、6.88%、6.20%。  2020年上半年销售费用率5.78%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销售费用分别为2192.99万元、3254.95万元、4144.06万元、1683.05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7.75%、6.89%、7.01%、5.78%。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销售费用中工资福利费分别为728.16万元、1165.74万元、1529.66万元、655.04万元,占比分别为33.20%、35.81%、36.91%、38.92%;办公差旅费分别为549.35万元、863.81万元、1091.09万元、380.27万元,占比分别为25.05%、26.54%、26.33%、22.59%;运输费分别为277.11万元、413.76万元、458.96万元、278.02万元,占比分别为12.64%、12.71%、11.08%、16.52%;广告宣传费分别为168.06万元、225.86万元、345.24万元、77.18万元,占比分别为7.66%、6.94%、8.33%、4.59%。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同行业可比公司销售费用率均值分别为8.42%、8.67%、9.17%、6.21%。  2020年上半年总资产7.87亿元总负债1.43亿元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总资产分别为4.29亿元、5.53亿元、7.26亿元、7.87亿元,其中,流动资产分别为3.14亿元、4.36亿元、6.00亿元、6.36亿元,占比分别为73.08%、78.84%、82.73%、80.81%;非流动资产分别为1.16亿元、1.17亿元、1.25亿元、1.51亿元,占比分别为26.92%、21.16%、17.27%、19.19%。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负债合计分别为1.15亿元、1.34亿元、1.54亿元、1.43亿元,其中,流动负债分别为1.09亿元、1.29亿元、1.50亿元、1.40亿元,非流动负债分别为537.71万元、441.23万元、340.67万元、296.98万元。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资产负债率(合并)分别为26.69%、24.17%、21.18%、18.14%,同行业可比公司均值分别为31.41%、29.75%、28.94%、26.23%。  2020年上半年货币资金2.05亿元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货币资金分别为9262.51万元、1.44亿元、2.16亿元、2.05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29.53%、33.08%、36.03%、32.17%。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货币资金中银行存款分别为9257.86万元、1.43亿元、2.16亿元、1.98亿元,所占比重分别为99.95%、98.94%、99.99%、96.81%。  2020年上半年应收账款余额1.85亿元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5991.73万元、8495.20万元、1.11亿元、1.71亿元,占总资产的比例分别为13.96%、15.35%、15.36%、21.69%;应收账款余额分别为6602.08万元、9261.09万元、1.21亿元、1.85亿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23.34%、19.59%、20.52%、63.64%。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逾期应收账款金额分别为1037.83万元、2294.14万元、2083.20万元、4021.61万元,占比分别为15.72%、24.77%、17.17%、21.70%。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5.12次、5.96次、5.53次、1.90次,同行业公司应收账款周转率均值分别为7.15次、6.43次、5.24次、2.14次。  2020年上半年存货余额1.18亿元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存货余额分别为7921.09万元、9780.31万元、1.21亿元、1.18亿元,存货净值分别为7882.37万元、9636.49万元、1.20亿元、1.16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25.13%、22.09%、20.03%、18.26%。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存货中原材料金额分别为3682.48万元、4085.08万元、4037.42万元、3576.25万元,占比分别为46.49%、41.77%、33.30%、30.19%;在产品金额分别为456.42万元、447.56万元、946.57万元、1903.37万元,占比分别为5.76%、4.58%、7.81%、16.07%;库存商品金额分别为2059.87万元、2869.47万元、3179.37万元、3348.31万元,占比分别为26.00%、29.34%、26.23%、28.26%。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存货周转率分别为1.76次、3.09次、2.97次、1.38次,同行业公司存货周转率均值分别为2.72次、2.43次、2.26次、0.98次。  2020年上半年综合毛利率43.33%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综合毛利率分别为41.45%、42.44%、45.28%、43.33%,同行业公司综合毛利率均值分别为37.32%、36.13%、33.92%、28.09%。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41.12%、42.20%、44.97%、43.15%,其中,数码喷印设备毛利率分别为38.86%、57.02%、61.53%、65.25%,墨水毛利率分别为44.43%、44.84%、47.36%、46.35%。  2019年数码转印机销售均价下降  2017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数码直喷机销售均价分别为90.44万元/台、92.69万元/台、125.24万元/台、151.76万元/台,数码转印机销售均价分别为75.55万元/台、84.51万元/台、37.31万元/台、31.78万元/台,超高速工业机销售均价分别为252.14万元/台、265.17万元/台、267.36万元/台、604.71万元/台。  宏华数码数码转印机中Model系列、Vega P系列销售单价在2019年出现下降。  2018年至2020年1-6月,宏华数码Model系列销售单价分别为59.12万元/台、33.81万元/台、29.72万元/台,2017年至2020年1-6月,Vega P系列销售单价分别为75.55万元/台、87.38万元/台、86.87万元/台、130.43万元/台。  存三项专利诉讼  招股书显示,宏华数码与杭州赛顺数码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杭州赛顺”)等公司存在3项专利诉讼事项,涉及专利分别为ZL201210212607.7号专利、ZL201220301461.9号实用新型专利、ZL201020643994.6号实用新型专利。  ZL201210212607.7号专利诉讼:  (2018)浙02民初1374号案件:公司胜诉,杭州赛顺向最高人民法院上诉。  宏华数码作为原告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杭州赛顺立即停止侵害专利权的行为,请求法院判令杭州赛顺召回已经销售的侵权产品并予以销毁,并销毁库存的侵权产品等;判令绍兴柯桥区归零纺织品有限公司停止使用侵害专利权的产品。  2019年11月1日,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浙02民初1374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杭州赛顺立即停止侵害原告宏华数码享有上述专利权的行为,即立即停止制造、销售、许诺销售侵害上述专利权的产品,并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宏华数码经济损失15万元(含合理开支)。  2020年1月12日,杭州赛顺因不服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杭州赛顺上诉的诉讼请求为:请求判令撤销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浙02民初1374号判决,改判被诉侵权产品未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现有技术抗辩成立,上诉人的行为不构成侵权。请求判令被上诉人宏华数码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  2020年6月1日,最高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并下达上诉案件应诉通知书和举证通知书。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最高人民法院尚未就该案开庭审理,开庭时间尚未确定,该案暂无新的诉讼进展情况。  (2020)京73行初3077号案件:该专利被全部无效后,公司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  杭州赛顺于2019年8月7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了ZL201210212607.7号专利无效宣告请求,请求宣告该专利全部无效。2020年1月10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第42794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宣告公司享有的“一种带预检测装置的数码喷印系统”(ZL201210212607.7)专利权全部无效。  2020年3月11日,公司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主要诉讼请求为撤销国家知识产权局“第42794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并重新作出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  2020年4月3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受理了该案,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尚未就该案开庭审理,开庭时间尚未确定,该案暂无新的诉讼进展情况。  ZL201220301461.9号实用新型专利诉讼:  (2018)浙02民初1376号案件:公司胜诉、杭州赛顺向最高人民法院上诉。  宏华数码作为原告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杭州赛顺立即停止侵害专利权的行为,请求法院判令杭州赛顺召回已经销售的侵权产品并予以销毁,并销毁库存的侵权产品和专用组件等;判令绍兴柯桥区归零纺织品有限公司停止使用侵害专利权的产品。  2019年9月20日,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浙02民初1376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杭州赛顺立即停止制造、销售侵害原告宏华数码享有的上述专利权的产品,并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宏华数码经济损失10万元(含维权合理费用)。  2019年10月27日,杭州赛顺因不服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杭州赛顺上诉的诉讼请求为:请求判令撤销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浙02民初1376号判决,改判被诉侵权产品未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现有技术抗辩成立,上诉人的行为不构成侵权。请求判令被上诉人宏华数码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  2020年1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并下达上诉案件应诉通知书和举证通知书,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最高人民法院尚未就该案开庭审理,开庭时间尚未确定,该案暂无新的诉讼进展情况。  (2019)京73行初9477号案件:维持该专利有效后,杭州赛顺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  杭州赛顺于2018年9月30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了 ZL201220301461.9号专利无效宣告请求,请求宣告该专利全部无效。2019年4月17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第39887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宣告公司享有的“带预检测装置的数码喷印系统”(ZL201220301461.9)专利权维持有效。杭州赛顺因不服国家知识产权局对上述专利做出维持专利有效的审查决定,于2019年 7月16日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主要诉讼请求为撤销国家知识产权局第39887号审查决定并发回重审,或改判 ZL201220301461.9号专利的专利权全部无效。  2019年8月1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受理该案并下达行政案件第三人参加诉讼通知书。2020年10月22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已就该案开庭审理,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该案尚未判决。  (2020)京73行初9952号案件:该专利被全部无效后,公司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  杭州赛顺于2019年12月11日再次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了ZL201220301461.9号专利无效宣告请求,请求宣告该专利全部无效。2020年7月3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第45264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宣告公司享有的“带预检测装置的数码喷印系统”(ZL201220301461.9)专利权全部无效。  2020年7月19日,公司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主要诉讼请求为撤销国家知识产权局“第45264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并重新作出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  2020年7月30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受理了该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将于2020年11月17日开庭审理此案,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尚未就该案开庭审理。  ZL201020643994.6 号实用新型专利诉讼:  (2018)浙02民初1377号案件:公司胜诉,杭州赛顺向最高人民法院上诉。  宏华数码作为原告向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杭州赛顺立即停止侵害专利权的行为,请求法院判令杭州赛顺召回已经销售的侵权产品并予以销毁,并销毁库存的侵权产品和专用组件等;判令绍兴柯桥区归零纺织品有限公司停止使用侵害专利权的产品。  2019年9月20日,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2018)浙02民初1377号”民事判决书,判决被告杭州赛顺立即停止制造、销售侵害原告宏华数码享有的上述专利权的产品,并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原告宏华数码经济损失10万元(含维权合理费用)。  2019年10月27日,杭州赛顺因不服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作出的民事判决,向最高人民法院提起上诉。杭州赛顺上诉的诉讼请求为:请求判令撤销浙江省宁波市中级人民法院(2018)浙02民初1377号判决,改判被诉侵权产品未落入涉案专利权保护范围;现有技术抗辩成立,上诉人的行为不构成侵权。请求判令被上诉人宏华数码承担本案全部诉讼费。  2020年1月13日,最高人民法院受理案件并下达上诉案件应诉通知书和举证通知书,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最高人民法院尚未就该案开庭审理,开庭时间尚未确定,该案暂无新的诉讼进展情况。  (2019)京73行初9476号案件:维持该专利有效后,杭州赛顺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  杭州赛顺于2018年9月30日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了ZL201020643994.6号专利无效宣告请求,请求宣告该专利全部无效。2019年4月16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第39886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宣告公司享有的“一种导带式数码喷射印花机”(ZL201020643994.6)专利权维持有效。杭州赛顺因不服国家知识产权局对上述专利做出维持专利有效的审查决定,于2019年7月16日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主要诉讼请求为撤销国家知识产权局第39886号审查决定并发回重审,或改判ZL201020643994.6专利的专利权全部无效。  2019年8月1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受理该案并下达行政案件第三人参加诉讼通知书。2020年10月22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已就该案开庭审理,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该案尚未判决。  (2020)京73行初9953号案件:该专利被全部无效后,公司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起诉。  杭州赛顺于2019年12月11日再次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出了ZL201020643994.6号专利无效宣告请求,请求宣告该专利全部无效。2020年7月3日,国家知识产权局作出“第45263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宣告公司享有的“一种导带式数码喷射印花机”(ZL201020643994.6)专利权全部无效。  2020年7月19日,公司向北京知识产权法院提起诉讼,主要诉讼请求为撤销国家知识产权局“第45263号”《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书》,并重新作出无效宣告请求审查决定。  2020年7月30日,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受理了该案。北京知识产权法院将于2020年11月17日开庭审理此案,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尚未就该案开庭审理。  招股书显示,涉诉专利“一种带预检测装置的数码喷印系统”(专利号ZL201210212607.7)、“带预检测装置的数码喷印系统”(专利号ZL201220301461.9)涉及产品销售收入占比整体较小,对发行人生产经营整体影响有限。涉诉专利“一种导带式数码喷射印花机”(专利号ZL201020643994.6)的申请日为2010年12月2日,即将于2020年12月2日正常到期,到期后该项专利包含的技术将可自由实施。由于该专利剩余有效期不足1个月,即使于正常到期前被无效,对发行人生产经营实际影响也将十分有限。  曾遭消防行政处罚  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2016年7月29日,杭州市公安消防支队滨江区大队对宏华数码做出5000.00元的处罚,决定书文号为滨公(消)行罚决字〔2016〕0172号。  查明浙江正中保安服务有限公司管理的杭州宏华数码科技股份有限公司消控室未实行24小时值班制度,违反了《浙江省消防条例》第三十三条第二款的规定。根据《浙江省消防条例》第六十一条,决定给予浙江正中保安服务有限公司罚款人民币伍仟元整的处罚。  2016年8月1日,杭州市公安消防支队滨江区大队对杭州赛洋图像技术有限公司做出3500.00元的处罚,决定书文号为滨公(消)行罚决字〔2016〕0181号。  查明杭州赛洋图像技术有限公司地下一层厨房、餐厅内装修工程未进行竣工验收消防备案(于2015年1月竣工),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第十三条第一款第二项的规定。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消防法》第五十八条第二款,决定给予杭州赛洋图像技术有限公司罚款人民币叁仟伍佰元整的处罚。  招股书显示,为减少沟通成本,提高经营效率,赛洋技术于2007年将注册地址及经营地址正式搬迁到公司场地。  三年十次股权转让  宏华数码2020年11月16日招股书显示,公司三年共进行了十次股权转让,已履行工商变更程序并向杭州高新开发区(滨江)商务局完成备案。  2017年7月,环宇海运向宝鑫数码转让153.41万股股份,作价843.73万元;  2017年12月,宝鑫数码、中鑫科技分别向舟山通华2转让285.00万股股份、85.50万股股份,作价分别为1881.00万元、564.30万元;中鑫科技、驰波公司、杭州荣利分别向浙江亿脑3转让67.91万股股份、142.50万股股份、78.41万股股份,作价分别为 482.13万元、1011.75万元、408.88万元;  2018年11月,浙江亿脑向舟山通华4转让288.81万股股份,作价2166.08万元;  2018年12月,宝鑫数码向宁波维鑫、宁波穿越分别转让1168.50万股股份、71.50万股股份,作价分别为9464.85万元、536.25万元;舟山通华向宁波穿越5转让60.81万股股份,作价为456.08万元;  2019年1月,舟山通华向宁波穿越转让228.00万股股份,作价1710.00万元;  2019年4月,驰波公司向杭州唯源6转让121.67万股股份,作价863.87万元;  2019年5月,杭州唯源向宁波维鑫转让121.67万股股份,作价1643.86万元;  2019年7月,宝鑫数码向宁波维鑫转让200.00万股股份,作价3400.00万元;  2019年8月,宁波维鑫、舟山通华、宁波穿越向新湖智脑分别转让1129万股股份、91.20万股股份、204.80万股股份,作价分别为39614.00万元、3200.00万元、7186.00万元;浙江盈元向杭州乐互7转让250.00万股股份,作价3000.00万元;  2019年12月,汉加发展向宁波维鑫转让828.52万股股份,作价0元。  此外,据宏华数码2012年7月6日申报稿显示,2007年9月,宏华数码第一次股权转让,华联控股股份有限公司(由深圳市华联控股股份有限公司更名)将所持公司1201.3776万股股份计37.438%的股权转让给深圳市华联发展投资有限公司,转让股份每股价格以经深圳大华天诚会计师事务所审计的公司截至2006年12月31日每股净资产2.9665元为基础溢价25%确定,总计4454.87万元。中国经济网记者计算,每股转让价为3.7081元每股。  同时间,红塔创新将所持公司100.2806万股股份计3.125%的股权转让给上海驰波,每股作价以公司截至2006年6月30日每股净资产2.7608元为基础确定,转让价格总计280万元。  招股书显示,为进一步确定转让的所持股权的价值,红塔创新委托浙江万邦资产评估有限公司以2005年12月31日为评估基准日对宏华数码的股东全部权益价值进行了资产评估,并出具了《资产评估报告》(浙万评报【2012】2号),确认宏华数码2005年12月31日的股东全部权益价值为8166.15万元,对应上述转让股权价值为255.19万元。  2012年1月16日,红塔创新做出股东大会决议,认为该次股权转让定价合理,不存在纠纷或潜在纠纷,没有损害国有股东利益,未造成国有资产流失,同意该次股权转让,对该次转让无任何异议。(文章来源:中国经济网)原标题:年底了,“抱团股”里的人安心吗? 摘要 【年底了 “抱团股”里的人安心吗?】2020年虽然艰难,但也快熬过去了。行行都难,但A股其实还好,一年下来涨了差不多有10%。要说个股,那是苦乐不均,好的涨几倍,往往不到一个月就实现了这样巨大的涨幅,速战速决;差的不仅不涨,还大跌。   2020年虽然艰难,但也快熬过去了。行行都难,但A股其实还好,一年下来涨了差不多有10%。要说个股,那是苦乐不均,好的涨几倍,往往不到一个月就实现了这样巨大的涨幅,速战速决;差的不仅不涨,还大跌。疫情刚暴发时,大家对今年的行情普遍不乐观。现在回过头来看,A股的行情居然持续了整整一年,指数涨幅不算大,但个股行情一直有,交投相当活跃,成交金额超万亿的交易日还不少。看来A股现在的抗压能力确实大大提高了。  临近年底,变盘因素开始增多,其中最触目惊心的就是个股闪崩。一些个股在闪崩之前往往没有任何征兆,闪崩时三下五除二就砸到跌停板了,令人猝不及防。闪崩股多是抱团股,并且多数股价处于高位。不抱团,股价怎么炒得高?但抱团也不是铁板一块的,尤其是到了年底,兑现利润的念想会越来越强烈。这个时候谁先“叛逃”,往往就是被推倒的第一块多米诺骨牌,一发而不可收。  能长期抱团的凤毛麟角  所以,年底这个时候,抱团股中的人其实是心神不定的,看似赚了不少钱,但还属于纸上富贵,随时担心煮熟的鸭子飞走。表面上这些股票多属于白马股,质地大都不错,但并不是所有的白马股都能涨的,不涨的白马股也有很多,区别就在于有没有人来炒,特别是能不能抱团,抱团能抱多久。能被长期抱团的股票是不多的,像贵州茅台这种能齐心协力长期抱团的股票凤毛麟角,大多数抱团股都有曲终人散的时候。  当然,人散了还可以回来再谱新曲,所以大多数股票的行情是上下波浪式前进的。其实这样反反复复的行情倒是比较健康,股票有涨有跌很正常,一路涨个不停反而让人心里不踏实,因为涨幅积累得越大,将来下跌的势能就越大。让持股者心里不踏实的还有会不会爆雷,年底又是集中计提商誉减值的时节,每年吃这个亏的投资者不少,因此有的持股者为防不测,一抛了之,规避风险,后面的钱宁可不赚。这也是导致股价闪崩的一大动因。  踩踏记忆刺激股价闪崩  如果要说投资者的心态,赚钱的投资者其实比亏钱的投资者心态还不稳。亏钱的投资者倒也死心了,反正死猪不怕开水烫;赚钱的投资者可不一样,真怕上上下下白白坐电梯,因此心态是很不稳定的。如果一只股票从5元涨到50元,时间跨度在一年以上,能一路拿着不动的投资者是很少的;但是如果反过来,股价是从50元跌到5元,一路拿着不动的投资者却是不少的。赚钱比亏钱容易做决断,股票亏钱叫套牢,形容得很传神。如果大多数持股者都一路拿到50元,那么最后股价闪崩的概率是很高的。  现在跟过去不一样的是,股价从5元涨到50元已经不需要一年或者两年的时间,往往是急涨,特别是现在科创板和创业板涨跌幅限制放宽到20%以后,大大加快了涨速,一个月股价就能涨几倍。在连续急涨的情况下,持股者是比较容易拿住的。如果反过来呢?下跌也同样可以是这么快的速度,在连续急跌的情况下,抛压也会形成喷发之势。2015年时就出现了这种抛压喷发相互踩踏的情况,那种暴跌是大多数投资者的噩梦。现在的股价闪崩就是这种记忆下的应急反应。  闪崩是多次教训的产物  抱团的时候往往一片和谐,持股者的信心都很足,但股价闪崩的时候一切就都反过来了。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改变的,从来都是到了什么山唱什么歌。是否还记得A股第一只百元股亿安科技?当时股价炒到这么高也是有各种理由的,有人提出,即便有泡沫也不怕,可以把泡沫填实。怎么填实呢?就是收购资产实的公司,把虚高的市值填实,泡沫也就消除了。但世上哪有这么好的事,如果都可以这么干,哪还有资产实的公司?是泡沫,终究是会破的,只是迟早的事,亿安科技给A股市场上了泡沫破灭第一课。  后来市场炒作全通教育、安硕信息等袖珍股时,公募基金抱团控盘,持有了大部分流通股,股价纷纷炒到三、四百元。那个时候公募基金也是底气十足。或问,股价炒到这么高怎么收场呢?有人说,可以就这么一直拿着,不走了。可终究还是没能拿住,抱团没抱住,最后股价就彻底崩了。闪崩就是在这么多教训后产生的,大家都知道抱团是抱不住的,待在“抱团股”里心神不定很正常,尤其是到了年底这个特别的时间节点,得随时提防爆雷,或有人为兑现利润而“叛逃”。(文章来源:证券市场红周刊)
当前位置:首页 > 今天新闻 >